區塊鏈從比特記賬,到爆頭機器審計的進化之路

前言

從比特幣的機器記賬到”爆頭”的機器審計,人類跨出了兩步,本質都是降低社會的信用成本。

日本人的工匠精神篤定了他們識貨,8月6日在日本東京大手町的Spaces,有一百多家遊戲公司公司參加一款名叫“爆頭”的公鏈加速器技術的發布會,盛況空前,因為這是全球第一個大規模落地的區塊鏈應用,區塊鏈走向落地的開始。日本區塊鏈開發者協會理事長赤澤正純到會發表講話,爆頭”技術在遊戲上的應用是一項值得稱道的區塊鏈落地應用。“爆頭”是由一家名為泰德陽光的中國公司剛開發成功的區塊鏈技術,它迅速在日本遊戲界上找到了落地的應用,真不負2018區塊鏈落地年。

“爆頭”的落地應用與一家日本遊戲公司的養馬區塊鏈遊戲有關,這家遊戲公司開發的加密貓轟動後又失敗了,養馬的大神瘋了,他的團隊在Github上發現了公鏈加速器“爆頭”(英文名稱叫bolt),可以解決它所有的問題。賬本加速,智能合約加速,支付加速,最為重要的是能省錢。日本人很厚道,給的技術費驚到了我的下巴,因為他們認為“爆頭”值這個錢,對於日本知音,我不得不多用些筆墨。

01.不作惡,靠制度

2018年區塊鏈最大的事是EOS的上線,一幫小子能做到上線,基本按計劃,也屬於二流軟件手的水平了,值得為他們的奮鬥精神點贊。但是他們對於社會的認識就不入流了。 21個超級節點的引入是一個大敗招,你能保證人不作惡嗎?最後三權分立都出來了,其實三權分立只是比極權好的製度,並不完美。如果只是做個社區,人有限,利益有限,像比特股,也勉強湊合,作為公鏈,假如世界被21個總統控制,總不那麼美妙。如不改進咒他們失敗有點慘,達不到他們的理想是一定的。人可以不作惡,那是製度約束。靠人的製度都有道德風險。如果制度由機器實時可控,人便給關進籠子裡了。 “爆頭”的發明者是中國人,為什麼是日本人慧眼識珠?因為中國人注重形式,一窩蜂。認為”爆頭”用了代理人,就是中心化。難道EOS不是嗎? ”爆頭”通過機器審計的方法解決了代理人無法作惡的問題,或者你要作惡從一開始就要編好,這太難了。

中心化還是去中心不是比特幣表現出的本質,實質是利用機器記賬,背後是密碼學和數學算法保證其可信性。 EOS就不是了,他的邏輯要信任21個節點,這21個節點是人操縱的,誰能保證21人不會作惡?沒有數學算法保證,在相信人還是數學你怎麼選?不能用數學算法保證,你能保證? ”爆頭”也用了代理人,但是由於審計的存在,背後的邏輯也是用密碼學和數學算法保證其可信性,它與比特的邏輯一脈相承,讓數學主宰。數字儘管冰冷,它比感情和道德更可信。比特幣機器信用,它的邊際成本幾乎為零。而”爆頭”也是如此。

02.支付加速機器審計

從比特幣的機器記賬到”爆頭”的機器審計,人類跨出了兩步,本質都是降低社會的信用成本。記賬是有成本的,比特幣300多億美元,以太坊和EOS也是幾十億美元,如果公鏈都都如此記賬,社會資源浪費不起。而”爆頭”代理人把審計值送到以太坊,如果一天送24次是24美元不到,一年8760美元。 8000美元保真,不貴!因此養馬的願意分給”爆頭”的技術費。作為以太坊的智能合約太簡單,太複雜以太坊承受不起。通過”爆頭”可以寫出更為複雜的智能合約並不影響以太坊的速度,起到了給智能合約加速的作用。同樣以太坊支付太慢實際應用困難重重,而通過”爆頭”也可以實現支付加速。有了機器審計,”爆頭”作為插件可以使得實體企業的數據保真。 IPFS做到文件索引上鍊,實際數據還在代理人手中,如果IPFS用了”爆頭”,數據就保真了。

03.”爆頭“將成為區塊鏈的基石

Vitalik江郎才盡,他推的分片,破壞了系統的統一性,而通道也有問題,他是知道”爆頭”的,為什麼不用?白衣秀士王倫,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我肯定他的貢獻,但是誰也不能通吃,”爆頭”也不能。但是它是以太坊之后區塊鏈發展最重要的基石而不是EOS。

世界已經走成比特幣以太坊,該花的成本都花了,如何利用他們資源,沿機器剛性約束這條路,似乎更可能落地。好東西總會發光,“爆頭”將成為以太坊之后區塊鏈的另一塊基石,因為他揭示了機器審計。

說到這,大家可能已經明白,其實““爆頭”的快只是這項技術的副產品,“爆頭”的數學算法邏輯是利用密碼學進行賬務審計,此前還沒有人利用機器進行審計,“爆頭”做到了,這才是“爆頭”背後更大的價值所在。

機器審計如此重要,對於公鏈如果不具備機器信用水平都應引入機器審計,否則在密碼學和數學算法上都是不完備的,也就是不可信的。對於EOS就是如此,他應該引入”爆頭”對21節點的數據進行審計。誰能作為公鏈?滿足機器級信用才有可能。

對於公眾項目,有了“爆頭”審計,才更有公信力。

04.機器信用下的強大審計和加速能

為了解決公鏈交易處理速度問題,有如下方法:

一、在公鏈之外有“私鏈”和聯盟鏈。他們的做法是限制節點的數量,而公鍊是不限制的。節點少還容易遭受51%攻擊和DDOS攻擊(一種造成網站擁堵的攻擊)。這種鏈都不能達到全球共識。

二、使用POS、DPOS、BFT等算法,這些方法都不能達到機器級信用。

三、分片:將區塊鏈分成幾個獨立的片並行運作,整個處理速度是整個分片之和。為了解決雙花問題,不能一次將不同片的資產一次轉給同一目標。一個智能合約只能在一個片中,所有不同片的智能合約無法溝通,也就是說,智能合約中的資產不能轉換,等於是將主鏈拆散了。

四、第二級處理,這類例子也很多,分述如下:

4.1 側鏈方式。先將資產轉到側鏈處理,完後將結果轉到主鏈。側鏈也要礦工,這樣也是變相的主鏈。側鏈一般是私鏈,私鏈的缺點都在。

4.2 鏈下方式。這是第二級處理的主流方式。閃電網絡和雷電網絡。首先要將支付的貨幣鎖在一個通道,基本只能一對一支付,為了解決限制,使用HUB代付方法,但是HUB必須隨時在線並且準備金要充足。

lasma是Vitalik在2017年8月15日發表的白皮書。說參與者在鏈下先利用電子簽章交換支付代幣的證據,由操作者定期打包上鍊。要交換的代幣必須先存在Plasma合約中,從合約提幣要先申請,如果有雙花,有其他參與者提出證據取消提幣。 Plasma的問題主要是可能無法及時出金,有可能有問題的智能合約無法處理導致集體出逃。

Plasma Cash。由於Plasma存在上述問題,Vitalik在2018年3

發表迴響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