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非典型商人陈平:阳光卫视将区块链化,接受比特币付费

转自: 冯军槐溪先生 区块链plus

陈平,泰德阳光集团董事长,作为一个非典型商人,他更多以其他身份示人:自由知识分子、香港阳光卫视掌门人……这位四五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不久后成为政府智囊,参加莫干山会议,大胆推动改革;1990年代又下海经商,成为“92派“,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05年收购阳光卫视,走上人文历史纪录片的“真知之路”,至今亏损17多亿港元;而这一次,在泰德阳光集团传统业务日渐式老化之际,他将目光投向了以90后为主的新战场——区块链。文人的较真劲、理想主义情怀,和商人的不服输、敢想敢做的精神,在这位64岁的老人身上交织。陈平自己认为,区块链理念与他骨子里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是相通的,区块链下的商业社会将是人类最好的社会模型。谈及个人,陈平用沙哑而铿锵有力的声音强调,自己“没赚一分不干净的钱”,一生都在做一个有良知的商人,做一个不空谈的知识分子。他说:“阳光卫视在区块链时代,持续追求平等和效率、民主和开放的社会价值不会变。”陈平进一步透露,阳光卫视也将全面区块链化,启用通证经济模型,接受比特币或者token付费。
1980年,江苏无锡太湖饭店中国第一届科学政策大会(前排左一为陈平,参会者有王岐山、朱嘉明等人)
冯军:你曾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目前区块链严重被污名化,被指是骗人、割韭菜。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商人,你不担心自己的声誉受损吗? 陈平:我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污名化,而是觉得非常光明正大,十分兴奋从事区块链产业,还把上市公司改名为环球通证。区块链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伟大技术革命,通证也是未来社会不可或缺的财富形式和商品媒介。回避通证实际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区块链的应用和token是不可分割的,因为第三方记账必须要有激励。没有通证就没有区块链,无利不起早。法币是由权威机构发行的,是人们不得不接受的最坏的一种货币。我个人公开批评法币已经11年了。总之,区块链理念和我骨子里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是想通的。 冯军:您理解的区块链是什么样的?为何如此重要? 陈平:区块链的发明将来可能比蒸汽机的发明还要重要,要大于工业革命的意义。因为它直接解决的是人类社会文明一直所追求的公平、自由、民主,包括政治制度民主,包括经济分配上的公平,这些我认为只有在区块链技术产生以后才具备可实现性。在区块链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没办法证明自己。比如我问你为什么叫冯军,你必须要让一个权威机构去做“他证”。所谓权威机构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个体组成,那么就存在寻租的空间,这个社会就不能实现真正的人生而平等。区块链也是一种他证,但它的节点是一种随机性、经济性的他证,并非权威性。过去一切权威的来源,都是人类社会组织起来对于他证的需求。区块链彻底颠覆了传统他证的模式,让他证和直接利益脱钩了,让他证变得不可篡改。当区块链在商业领域率先应用,必将催生一个更加美好的商业社会,从而进一步推动社会进步。 冯军:你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了解区块链和比特币? 陈平:对自由的向往,是我毕生的追求。2005收购阳光卫视,就一直做人文历史纪录片,虽然亏钱,但为历史真相留下了底稿。2008年又投资阳光云,旨在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云存储。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早就开发类似区块链的东西。但比较惭愧,我没有中本聪那么聪明,想出来一个比特币,让社会上没有关系的人为了一个利益来挖矿、来做他证。这相当于引入一个利益机制,让去中心化组织方式能够长久运营下去。具体时间点则是2014年,泰德阳光集团的技术总监提出来做数字货币交易所,我个人就开始大量研究比特币、区块链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平和他的交易所TideBit
冯军:刚你提到2014年就想开发交易所,后来做了吗?做的怎么样? 陈平:当时我们立刻投入交易平台开发,但是比较遗憾一直到2017年年初都没有正式推出来。我们的交易系统倒很早就开发出来了,但我们比较谨慎,老是怕有漏洞,怕给客户造成资产损失,就一直推迟推出。我们技术总监自己开发了好几个版本,也外包了好几次,但我心里一直打鼓,没有那种自信。到2017年下半年,牛市要来了,不推出的话连末班车都搭不上。我就说赶紧上,于是有了现在的TideBit。 冯军:为何会这么谨慎,你要知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啊。 陈平:我不敢忽悠,不敢当国际流串犯,我们毕竟还有泰德阳光集团,还有阳光卫视。亡命之徒的事情不敢做,也不愿意做。现在我们运营着2个交易所,一共13万多交易用户,大部分为香港和东南亚客户。一个是刚说的TideBit,是法币交易所,包括港币、美金、欧元等;还有一个TiDeal,是币币交易所。 冯军:你的交易所有什么优势呢? 陈平:我相信TideBit很快会成为全球第一,因为它不仅是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对现有商业进行彻底改造的交易所。我们利用区块链对商业社会的生产、流通、消费、投资进行全过程改造。所有参与到链上的企业,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商品交易,以及通证发放、交易。按照我的设计,几年后TideBit的日交易额将达到几千亿美元。最近我们就会推出10万瓶红酒,除了区块链技术防伪溯源,消费者花100块钱不仅是买到了一瓶红酒,还相当于买到了15块钱的永续商品期权凭证。这个凭证就可以在TideBit交易。我把这种新型商业关系,叫做“链商”,让商品通证化。 冯军:链商,一个十分新颖的词,如何理解它? 陈平:就是企业销售的不仅仅是物化的商品,而且让每一个消费者都变成投资者,同时全过程区块链跟踪,包括生产、销售、物流等。这既有模式的设计,又有技术的提升,和现在的电商既有相同之处,又有本质的区别。这就是“链商”的新型销售形态。在经济学上我最近提出一个新命题,需求创造价值,而不是劳动创造价值。传统经济学各个流派都强调是劳动创造价值,但没有需求哪有价值而言,消费就是创造价值,每一个消费者就是投资者,就是财富创造者。 冯军:逻辑貌似成立,但如何让其他企业参与到你的“链商”模式中来? 陈平:我们独立开发了一条公链XPA Exchange,还开发了一个bolt公链加速器,实验室数据达到1500万tps。在商业上的落地应用,我们绝对是全球公链第一。我们还将发行一揽子稳定币,USX、JPX、HKX,便于商家交易和结算,同时解决不同币种之间的汇率问题。还开发了isunone系统,具备强大的金融支付功能。最关键的是,我们能让商品更好流通,帮助企业快速发展。很多创新企业最需要的是资金、市场,我用“链商”模式,让他们的商品更具竞争力,同时在不出让股权的情况下,获得所需要的资本,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陈平用“链商”新模式推出的红酒
冯军:谈谈阳光卫视吧。恕我直言,从商业角度而言,阳光卫视貌似不成功吧? 陈平:阳光卫视是我2005年收购过来的,十几年总共投入超过17亿港币,从来都没有赚过钱,我也没奢望它赚钱。但是人总是要有追求的,赚钱是为什么呢,不就是为了理想吗?我这个人比较爱吃,满足这个基本需求后,我就喜欢研究历史,希望还原历史真相。 冯军:你有反思过商业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吗? 陈平:前期最大的原因是很多中间商要广告回扣,甚至要到50%,而我就是不愿意给。我觉得这不就是行贿吗,我宁愿不赚钱,也不能干这种事情。2010年后就不能落地了,因为我坚持让阳光卫视讲真话、拍真东西。 冯军:那你觉得做阳光卫视的意义何在? 陈平:虽然亏了这么多钱,但我觉得值了。第一,这么多年我买了7000多小时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文、历史纪录片,让全球华人能够了解全球的历史、现状。第二,我做了大量中华文化历史的纪录片,让十几亿中国人通过影像了解我们自己的真实历史。第三,我邀请了大量顶级专家对中国社会经济进行对话,让观众眼界更加开阔,知道问题所在。如果没有面对真实历史,一个民族是没有进步的。 冯军:阳光卫视有没有可能改变方向?如何与你现在倡导的区块链结合? 陈平:我思考要不要从人文纪录片向影视剧发展,因为影视剧的潜移默化能力、启蒙能力、还历史真相的能力可能比纪录片大的多。而且纪录片让人家付钱更加困难,而影视剧更容易。另外,泰德阳光集团的四大业务都要区块链化,泰德金融、泰德科技、阳光资管,包括阳光卫视。阳光卫视接入我们的“链商”经济模型,将接受比特币或者token的付费;另外人们不仅仅是看纪录片和电视节目,还能获得有价值的通证。但我要强调,阳光卫视是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平台,始终会坚持真话、真知、真相,进入区块链时代,也要持续追求平等和效率,民主和开放的社会价值。

年轻时候的陈平

冯军:你如何定位自己,更多是知识分子还是商人,二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有过二者取其一的艰难时刻吗? 陈平:我既是知识分子又是商人,做一个有良知的商人就是知识分子,做一个空谈的知识分子就谈不上是成功商人。我坚信商业社会还是要用商业来改造,不赚一份不干净的钱。我比较坦然,身上一根杂毛都没有,下海30年没有找过一次关系来赚钱。所以没有你说的那种艰难时刻。 冯军:现在很多区块链从业者都是90后,您是50后,精力上、学习上如何跟得上? 陈平:虽然今年我64岁,但我始终在潮头,从1976年在南京参加四五运动开始,我的思想理论、商业实践、技术理解就走在时代的前沿。我是中国第一个做远程教育的,1993年投资了北京景山远程教育网;1994年又投资了中国第一个大型宽带社区;后来我又生产磁盘,一度占据大陆76%的市场;我也是托福最早的中国区代理;区块链一出来我就理解了加密货币的作用。我认为能否跟上时代不在于年龄,而在于不断追求。我把我的经商之道定义在发现需求,创造需求。而且我现在身体很好,坚持锻炼。 冯军:恕我冒昧,你做了这么多第一,为何没有做出成名的爆款,成为马云那样的超级商业大佬? 陈平:我也反思过自己,简单总结一下。首先,作为第一我冲的太前了,老是为别人探路积累经验,社会基础设施也没有完善,最后自己成为牺牲品。比如当时做远程网上教育,电脑什么都不普及,直到2005年才完全起来。第二,我自己的很多规则限制了商业发展。比如我是托福中华独家总代理,我推行的素质教育,但是这个社会需要应试教育;最后授权还被别人盗版了。又比如做数字货币交易所,我一直不敢发布,2017年如果我敢割韭菜,我肯定能割好多。但那些小年轻他们不怕。不过,他们可能就是昙花一现。 冯军:你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阳光卫视是你的最大挑战,现在您布局区块链,觉得最大挑战是什么? 陈平:区块链会彻底改变人类社会人与人的关系,更集中表现在颠复社会无所不在的基本权力不平等组织形态,因为人类社会至今为止“他证是和具体的他权威相连的”,具体的“他权威”异化是人性使然、不可避免。但是区块链提供了去“具体他权威”的他证社会基础,所以,我自知最大的挑战是时时刻刻如何设计选择良性循环的社会搏奕。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