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創辦人陳平,是學者、企業家、自由獨立媒體經營者、
獨樹一幟的投資人

集團創辦人陳平,是學者、企業家、自由獨立媒體經營者、獨樹一幟的投資人

早年曾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年輕經濟智囊之一,參與1984年「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又稱莫干山會議),藉此推動中國經濟體制改革。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下海經商,1992年於香港創辦TIDETIME泰德時代集團,2005年泰德陽光集團取得陽光衛視股權,將陽光衛視轉型為專做歷史人文紀錄片與深度談話性節目的頻道,2011年出版《陽光時務週刊》,堅持獨立、真知、真相,發行半年,囊括亞洲出版協會四項獎項。

2009年開始投入研發陽光雲,透過一個安全高效的分散式雲儲存架構,希望實現資訊平等、互助、自治,人人參與創造、個個提供服務的未來價值。這個去中心化存儲、運算和通訊的網絡,也是泰德陽光集團今天發展去中心化區塊鏈技術的基礎。

陳平董事長善於掌握宏觀經濟趨勢,和發掘產業鏈式的大規模商業機會,是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驅動者。

區塊鏈重新定義了生產關係,改變人與人的關係,體現了陳平董事長對於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的追求。泰德陽光集團基於區塊鏈去中心化價值,致力於打造一個為個人提供服務,讓權力和利益重新分配的經濟模式和金融生態,實現最高的效率,最完美的公平。

陳平,他的⼈生軌跡與思想發展

如果試圖回溯陳平過去六⼗年的⼈生,會發覺那是一臺處處跌宕起伏、充滿悲歡離合的長劇。這樣豐富⼈⽣長劇的大背景,是因為他⾃己的⺟國-中國就在這過去的幾十年間,經歷了⼀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動盪、變⾰、經濟發展、思想湧動與社會轉型的大時代;⽽陳平的⼈生劇,從動蕩的少年期,到成長上行的青年期,到走向社會、走向世界的成年期,幾乎就是這個大時代的一個縮影。

陳平,他的⼈生軌跡與思想發展

如果試圖回溯陳平過去六⼗年的⼈生,會發覺那是一臺處處跌宕起伏、充滿悲歡離合的長劇。這樣豐富⼈⽣長劇的大背景,是因為他⾃己的⺟國-中國就在這過去的幾十年間,經歷了⼀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動盪、變⾰、經濟發展、思想湧動與社會轉型的大時代;⽽陳平的⼈生劇,從動蕩的少年期,到成長上行的青年期,到走向社會、走向世界的成年期,幾乎就是這個大時代的一個縮影。

童年 - 少年時代

陳平1955年出⽣於中國上海軍隊的大院中,⽗母既出⾝於近代中國的名⾨望族,⼜皆年少投⾝當時左翼⾰命的潮流,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然而陳平在童年時期就與如今被稱為“紅⼆代”的同齡人命運不同。出⽣後⼗個⽉大的時候,因身為軍官的⽗親被選派去前蘇聯列寧格勒軍事科學院學習深造,他就離開了⼯作繁忙的⽗母親、離開了⾃己的出生地,中國最大的工商業核⼼城市 – 上海,由外公外婆帶到長江中下游安徽省,一個歷史悠久的商埠蕪湖。

陳平就是在這座薰陶著徽商氣氛的城市,飲著長江⽔長大。雖然中間曾數次回上海在母親⾝身邊⽣活五年左右,每年的寒暑假也回上海過,1969年至1970年還跟著母親所服役的部隊調防⾄古都⻄安生活⼀年多,但是1978年完全再回上海時,已是成年人了。陳平的少年時期恰逢中國“⽂革”最動盪、⿊暗、野蠻、殘酷的歲月,由於曾經豪門家族背景、外公的資本家⾝身份、⽗親留學蘇聯未歸等原因,⼗幾歲便倍受所謂“革命”的欺淩和倍嘗⼈生之艱辛。同時因在蕪湖為反抗“造反派”對外公外婆、包括⾃自已被標籤為“蘇修叛徒的狗崽子” 的無休止的批鬥,12周歲、⼩小年紀也拉起了名號“少年⾶虎團”的一支同樣標榜為造反派的隊伍,自封為團長,率領⼀群少年加入了成人們的真⼑真槍的武鬥之中,多次險些丟了性命。

陳平隨⺟親姓氏,⼀定程度上確實繼承著的是安徽懷顛覆傳統中國、塑造近現代
中國的陳氏家族的文脉,外公既是江南士族、書香門第,也是這徽商族中的⼯商⼤戶的⼀員。外公除專營大米⽣意外,並成功進入上海,開設如今上海日化集團的前身“上海油脂公司”。陳平的⺟親在當時被廣泛認同是代表著進步事業的共產黨的中國⾰命所感召,在上海讀書的學⽣時代即加入其中,所幸有⼤資本家⽗親的資訊優勢,躲過了國民黨撤退前的屠殺,之後更完成學業成為一名解放軍軍醫。在那政權更替之際,陳平的外公由於對國⺠黨腐敗的失望,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了留在上海,當然沒有幾年就在內心深處知道⾃己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錯誤選擇,故於“公私合營”中主動捐獻了⾃已的財產,隱退回蕪湖,去國營公司當個拿微薄工資的會計。在蕪湖,⽗親留學蘇聯前運去外公家的豐富的藏書,以及外公的言傳⾝教、⾄今那銘刻他外公心中,常脫⼝⽽出的“貧賤不移、威武不屈、富貴不淫”,什麼“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喪志”,塑造了了陳平恒守的價值,成就了少年乃⾄青年陳平的人格修養、⼈文素養、思想文化的底蘊:讀書,是他晨起強身、街市闖蕩、中流擊⽔之餘最大的嗜好,他夜讀的習慣正是在那時漸漸養成;逾今近50年,陳平對於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持之以恆的追求,也源於彼時段彼情形。

陳平父親姓張,其家世不僅僅是讀書人,據其父親回憶更是清末民初⼯商歷史不可忽缺之族,籍貫江蘇南通,爺爺是⺠國時⼀名律師 — 在當時是伴隨著⻄方法制體系引進中國後新興的、頗有社會地位的⼀項稀缺職業。⽗親則是因全家亡於日軍轟炸,12歲孤身⼀人跟隨著淞滬抗戰逃難⼈流在安徽天長縣参加了新四軍,並在隨後成長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名知識型年輕軍官。1955年,陳平父親被選派到蘇聯留學深造。這本來預示的,是全家再次團圓後的一個美滿畫圖,然⽽共產主義運動時局的變遷改寫了家庭與個人的原有圖景。在中蘇公開決裂之前,1960年陳平的父親在留學列寧格勒軍事科學院期間,因於軍事科學領域做出大大貢獻,驚動蘇共最高層做出“設法留住阻其回中國”的決定,並動用國家機器採取了一系列軟硬兼施的措施,最終導致陳平的⽗親1961年年夏於列寧格勒上⾞經莫斯科轉⾞過程中消失,沒有如期返回中國(再次返國探親已是33年之後),並成為中蘇重大外交事件。這個大變故,6歲的陳平在假裝睡著的過程中,通過數個⼩小時含著淚偷聽母親和外公外婆的傾訴而得知,⼀直相互隱瞞到⺟親在“⽂革”再婚才互相告知。這樣的早年⼈生經歷,使陳平很早就培養起獨立思考、獨立行動、獨立生活的能力。學⽣時代,他有機會進入了安徽省⼀所本地專業學校,並在畢業之後成為一名技術⼯人。

青年學者時代

1976年,是中華人⺠共和國歷史上的⼀個重要年頭。這⼀年年初,⺠眾對⽂革動亂乃至整個體制弊端所累積起的不滿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年的1⽉8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去世,這種不滿開始以悼念周總理理的名義宣洩,發展成為大規模的變相的示威行動。在這一年清明節,一批勇敢的年輕⼈人率先起事,在首都北京和南京高調祭奠周恩來,並⽤標語、⼤字報以及演講的形式,表達了對實行專制多年的⽑澤東的不滿。悼念活動後來演化成為聲勢浩⼤的百萬人參與的示威行動,⽽陳平,就是這一批勇敢青年的中的骨幹成員之一。

這個事件的結局,是當局出動武力將⼀場群眾運動鎮壓下去。但無論是⽑本⼈的聲譽,還是中華人⺠共和國體制的聲譽,都明顯遭遇到了空前的民意挑戰,⼤的歷史轉折已是勢不可擋。兩年後的1978年,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新時期,而陳平的青年時代,就是在後來十餘年的改⾰進程中度過的。他學生時代的學識在這個過程中升級,成為對社會問題的思考與研究。

這期間,他先是進入上海機械製造⼯藝研究所成為一名助理理工程師,隨後開始把目光投向更廣闊領域,先後進入上海科學研究所、上海科技經濟社會戰略研究中心、中國企業發展研究所等政府研究機構從事研究⼯作,並最終進入中信國際研究所 – 這是⼀家直接為當時的中國中央改革決策者提供意⾒與建議的高級智囊機構。

陳平這期間的研究工作,主要就是圍繞著改革開放的一系列專題展開,其中包括“新技術⾰命與中國的對策”、“建設歐亞大陸橋”、“設立特殊政策扶持下的高新技術開發區”、 “中國矽⼯工業設想”、“深圳經濟特區考察報告”以及“社會⽣態學的提出”等。這些設想和建議,有些已經融入中國近年來⾼速發展的社會實踐,還有也正在行的發展中(如“一帶一路”)窺見某些影子。

1984年,正值中國改革的⾼潮時分,⼀個聚集了當時全國青年精英的“全國中青年經濟科學⼯作者學術討論會”在浙江湖州莫干山召開,這之後更以“莫⼲山會議”聞名。陳平是這個大會華東小組的召集人,也是開放戰略組的副組長。陳平等人提出的深入改革的戰略性建議,得到當時主持改革的國家領導⼈的重視,⽽一批青年經濟學人也自此脫穎而出,在後來成為中國從學術思想發展到改革實踐前沿的棟樑。


上圖:1984年 莫⼲山會議合照
下圖:1980年 江蘇無錫太湖飯店中國第一屆科學政策大會

隨後發生的1989年天安門廣場“六·四”事件,標誌著中國改革的重大挫折,也再次改變了了陳平的人生軌跡。學⽣運動的被鎮壓和當時中央、地⽅各級改革者的被清除,促成他下決⼼辭去公職、⾃謀出路,以經濟獨立支持⾃己的思想獨立,並在更廣闊的社會地平線上審視歷史,度量發展。

這之後,還有⼀段戲劇性的⼈生插曲,就是在陳平開始離開政經研究開始經商之後,在蘇聯、東歐遊歷期間恰逢蘇東集團的社會大轉型。受到中國改革的影響,以及蘇聯改革的啟動加上對華約成員國的控制鬆綁,整個蘇東集團自1989年從波蘭開始,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民意推動下開始像多米諾骨牌陸續轉軌。到1991年7月,以華約組織的解散與美蘇兩國峰會宣告冷戰結束,這場“蘇東波”到達⾼峰。就在這一年8月19日,蘇共中的保守派策動部分軍人發動了政變,坦克車開上街,進入了莫斯科紅場。其時,陳平正在那裏,他在群眾的歡呼聲中跳上蘇軍坦克車,將一束玫瑰花插進坦克車的炮筒。最後,蘇軍在⺠意感召下退兵,政變失敗,蘇聯聯不久後也解體。陳平成了這個歷史時刻的見證者和當事人。

下圖:蘇聯解體歷史時刻的見證

成年商⼈時代

初始階段的積累時期,是財富人生的艱難門檻。陳平在1980年代末與1990年代初,先後在中國大陸、中緬邊界地區、前蘇聯聯和其後的俄羅斯、東歐諸國、聯邦德國和其後的德國、美國、香港,經商謀生,其業務涵蓋了從服裝批發、物料貿易、房地產、金融服務 以及高新科技產業等廣泛領域。進入新世紀後,陳平的商務關注也涉及了更多領域,諸如農業、電力、能源等領域,地理範圍也擴大到東南亞、⽇本和臺灣等地。

在上述業務發展中,最值得提及的有兩塊:⼀塊是資本運作、資產管理理,另一塊是媒體產業。前者包括了協助廠商業務重組、併購、上市退市與企業融資服務,後者包括了⼀系列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企業的創建與突破性嘗試。在前一領域,陳平取得不少傲人的業績,並因此積累起發展更多更大業務所需的資產。

近十幾年,陳平旗下的以媒體軟硬體技術系統與服務為主業的泰德時代科技集團曾經在遠程教育、電⼦圖書、網路遊戲、數據存儲與手機增值服務等前沿領域成為帶頭羊,惟惜因種種原因未竟全功;但他2005年起收購的陽光衛視與2011年8⽉創辦全媒體電⼦時刊《陽光時務》卻在全球華⼈世界引發了越來越大的反響。

《陽光時務》為香港⾸家全媒體電子時刊。它突破傳統媒體時空局限性,圖文聲像並茂,技術、內容、審美互輝,一時間在香港讀者中引發轟動效應,並一度帶動印刷版同名刊物的發行。陽光衛視如今更是華⼈世界至今⼀家獨立於官方體系與宗教系統之外唯⼀屹立不倒的的主流電視媒體。


上圖:陳平與《陽光時務》團隊

近幾年,陳平開始全力關注互聯網金融產業發展,並進場投入“陽光眾投”和“陽光雲”項⽬目,希望在這個方興未艾的領域取得⼤大的突破。這樣的發展也與他在觀念與思想的定型與升級緊密相關。在這裏簡要概述這種定型與升級,將會對他事業的發展有深入的瞭解。

思想的啟動與發展

陳平的思想發展可分為幾個階段,童年-少年時期的學習期,青年時期作為官方智囊的定向思考、學習期,以及成年經商之後的增廣視野、反思提升並系統展開的成熟時期。

啟動陳平思想展寬的,⾸先是經商活動給他帶來的空前的遊歷機會,這既包括了社會
上各色⼈等的廣泛交往,也包括了全世界範圍的遊歷親睹。這樣的生活給了回味、驗證過去所學理論的⼀個機會,更揭示出現有理論的缺憾乃至謬誤,激發人的更多批評反思與更高⼀層的理論重建。

最初將陳平從廣泛遊歷推到聚焦思考的,是他主導陽光衛視的《論衡》與《⼦夜》節目時,與300多位中國各路知識人、思想者的講談。節目中,廣泛的話題和多元化的觀點直接啟動了陳平思想的興奮點,他進⽽開始把節目中一個一個議題串聯起來,匯總成反思歷史、批評現實、建設未來的總體思路路。

2008年,正值世界性⾦融危機的潮頭和更大規模經濟-社會危機的前夜,陳平敏銳地觀察到並指出了,本次危機非同以往的資本主義週期性經濟危機,⽽是全球發展模式以及與之相應的價值觀和社會體系進入了了深陷的困境,換言之也就是以美國次貸危機肇始,這個實現了全球化的近現代工業文明,其增長模式走到了盡頭。

他進⼀步提出,這種日暮途窮的發展狀態下面,有兩個更深層的基本矛盾:⼀層是18世紀以降以社會達爾文主義為主軸的⻄方價值觀體系,導致社會主流文化在人與自然關係上走向歧途,並體現在⽣產方式與社會制度上;另一層是全球化了的世界體系,在分配機制上強者多得、強者恒強的經濟秩序,其弊端⾄至此畢現。由於環境、資源不能⽀持這樣的發展,科學技術也不及創造新的需求與消費,⼤大危機的爆發無可避免。

在這樣的大危機面前,陳平提出,⼈類社會亟需新的思想解放運動,打破既有的主流價值觀,尋求物質和精神滿⾜足的平衡,培育出新⽂化、新生活⽅式,並建設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模式與更理理想、更公平公正的民主普惠資本主義社會。他⼤膽預⾔並呼喚振興工業文明之後的一個新的文明形態,認為唯此人類方得以走出現有的深層危機。

知行合⼀:路徑與日程

認識到這一點,人們應當做什麼,應當怎樣做?陳平提出,儘管已處在危急之中,但人類社會還是可以看到未來發展的一個光明前景。他的一個重要觀察就是,互聯網的興起在技術上奠定了人類平等的決定性條件之一,它使得資訊對稱正在成為可能。在文明社會,對於每⼀個⼈在基本權利上的平等是普世價值的核心之一,發達國家都以此制定了嚴格的法律與法規。但技術條件限制下資訊的不平等(在⼯商業者,就是交易資訊的不平等),使得許多人都可能事實上遭遇到(交易)過程的不平等,並最終嚴重影響到(交易)結果的不平等。

這也就是說,⼈們雖然在制度層⾯、⽂化層面、法律層面、道德倫理層面可以建設相比較最好的社會制度,但依然難免出現巨大的社會不平等,⽽這個巨大的社會不平等也阻礙了歐美發達社會的良性發展。⽽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出現了過程當中條件的不平等或者說條件的不均衡而形成的。而這個條件的不均衡,往往是在制度和法律層⾯是很難去解決的。制度法律層面似乎想去調節它,往往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比如說把稅收作為調節, 有所得稅、累進所得稅,有遺產稅,有房地產稅…這些稅,尤其所得稅,都讓社會的發展付出了代價,導致另外一個不公平。

近年來,法國經濟學人⽪凱蒂所著《⼆十⼀世紀資本主義》再一次把資本所得與勞動所得的差異,作為分析社會不平等的主要考量,並把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危機歸因於這種不平等。他著作中闡述的這個觀點,在當前這場全球經濟危機的⼤環境下,引發了世界範圍的大討論。陳平指出,薪金收入與資本利得的差別不僅僅是金額量上的差別,而且是質的差別。交易成本成為工薪階層成為投資人的⾼門檻。他更進⼀步分析,正是資訊技術革命有可能降低乃至鏟平這道高⾨檻,使得每個有點餘錢的人,都可能邁過門檻做有意義的投資,並在資本的增值中獲利,成為一個投資人、⼀個資本家。

然⽽,⼀個更公平、更普惠、可持續發展的社會並不會伴隨著技術進步自動到來,需要人們尊重⽣而平等,踐⾏過程平等,平衡結果平等的一整套普世價值,並在具體的社會 生活中為經濟生活的⺠主化、特別是投資的民主化開闢道路。陳平以極大熱情關注著眾籌、眾投、與眾創領域微商環境的興起,他本⼈投入⼼血與資金,花了8年時間,打造出“陽光雲”和“陽光眾投”商業項目。這兩個項目的中⼼思想是:應用處於產業前沿的區塊鏈技術,打造出⼀個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去信任(Trustless)、集體維護(Collectively maintained)與可靠資料庫(Reliable Database)的商業⼤社區,在根本意義上顛覆現有的⼯商秩序與金融秩序,極大地推動經濟生活⺠主化,促成⼈類社會沿著更平等、更多元、更均衡、更有可持續性、更有希望的方向發展。

是的,踐行理想,從現在做起。在“陽光雲”和“陽光眾投”的推廣用語中,就有“我是⽤戶、我是雲”,“⼈人為我、我為⼈人”,“團結就是力量、互助才能共用”以及“投資民主,借貸自治”,“⼈人都可以成為資本家”這樣激動⼈心的口號。陳平相信,有技術的進步與價值觀的導向,有越來越多人的主動參與,隨著時間的推演,民主普恵資本主義體制會逐步走向成熟,⼈類社會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童年 - 少年時代

陳平1955年出⽣於中國上海軍隊的大院中,⽗母既出⾝於近代中國的名⾨望族,⼜皆年少投⾝當時左翼⾰命的潮流,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然而陳平在童年時期就與如今被稱為“紅⼆代”的同齡人命運不同。出⽣後⼗個⽉大的時候,因身為軍官的⽗親被選派去前蘇聯列寧格勒軍事科學院學習深造,他就離開了⼯作繁忙的⽗母親、離開了⾃己的出生地,中國最大的工商業核⼼城市 – 上海,由外公外婆帶到長江中下游安徽省,一個歷史悠久的商埠蕪湖。

陳平就是在這座薰陶著徽商氣氛的城市,飲著長江⽔長大。雖然中間曾數次回上海在母親⾝身邊⽣活五年左右,每年的寒暑假也回上海過,1969年至1970年還跟著母親所服役的部隊調防⾄古都⻄安生活⼀年多,但是1978年完全再回上海時,已是成年人了。陳平的少年時期恰逢中國“⽂革”最動盪、⿊暗、野蠻、殘酷的歲月,由於曾經豪門家族背景、外公的資本家⾝身份、⽗親留學蘇聯未歸等原因,⼗幾歲便倍受所謂“革命”的欺淩和倍嘗⼈生之艱辛。同時因在蕪湖為反抗“造反派”對外公外婆、包括⾃自已被標籤為“蘇修叛徒的狗崽子” 的無休止的批鬥,12周歲、⼩小年紀也拉起了名號“少年⾶虎團”的一支同樣標榜為造反派的隊伍,自封為團長,率領⼀群少年加入了成人們的真⼑真槍的武鬥之中,多次險些丟了性命。

陳平隨⺟親姓氏,⼀定程度上確實繼承著的是安徽懷顛覆傳統中國、塑造近現代
中國的陳氏家族的文脉,外公既是江南士族、書香門第,也是這徽商族中的⼯商⼤戶的⼀員。外公除專營大米⽣意外,並成功進入上海,開設如今上海日化集團的前身“上海油脂公司”。陳平的⺟親在當時被廣泛認同是代表著進步事業的共產黨的中國⾰命所感召,在上海讀書的學⽣時代即加入其中,所幸有⼤資本家⽗親的資訊優勢,躲過了國民黨撤退前的屠殺,之後更完成學業成為一名解放軍軍醫。在那政權更替之際,陳平的外公由於對國⺠黨腐敗的失望,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了留在上海,當然沒有幾年就在內心深處知道⾃己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錯誤選擇,故於“公私合營”中主動捐獻了⾃已的財產,隱退回蕪湖,去國營公司當個拿微薄工資的會計。在蕪湖,⽗親留學蘇聯前運去外公家的豐富的藏書,以及外公的言傳⾝教、⾄今那銘刻他外公心中,常脫⼝⽽出的“貧賤不移、威武不屈、富貴不淫”,什麼“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喪志”,塑造了了陳平恒守的價值,成就了少年乃⾄青年陳平的人格修養、⼈文素養、思想文化的底蘊:讀書,是他晨起強身、街市闖蕩、中流擊⽔之餘最大的嗜好,他夜讀的習慣正是在那時漸漸養成;逾今近50年,陳平對於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持之以恆的追求,也源於彼時段彼情形。

陳平父親姓張,其家世不僅僅是讀書人,據其父親回憶更是清末民初⼯商歷史不可忽缺之族,籍貫江蘇南通,爺爺是⺠國時⼀名律師 — 在當時是伴隨著⻄方法制體系引進中國後新興的、頗有社會地位的⼀項稀缺職業。⽗親則是因全家亡於日軍轟炸,12歲孤身⼀人跟隨著淞滬抗戰逃難⼈流在安徽天長縣参加了新四軍,並在隨後成長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名知識型年輕軍官。1955年,陳平父親被選派到蘇聯留學深造。這本來預示的,是全家再次團圓後的一個美滿畫圖,然⽽共產主義運動時局的變遷改寫了家庭與個人的原有圖景。在中蘇公開決裂之前,1960年陳平的父親在留學列寧格勒軍事科學院期間,因於軍事科學領域做出大大貢獻,驚動蘇共最高層做出“設法留住阻其回中國”的決定,並動用國家機器採取了一系列軟硬兼施的措施,最終導致陳平的⽗親1961年年夏於列寧格勒上⾞經莫斯科轉⾞過程中消失,沒有如期返回中國(再次返國探親已是33年之後),並成為中蘇重大外交事件。這個大變故,6歲的陳平在假裝睡著的過程中,通過數個⼩小時含著淚偷聽母親和外公外婆的傾訴而得知,⼀直相互隱瞞到⺟親在“⽂革”再婚才互相告知。這樣的早年⼈生經歷,使陳平很早就培養起獨立思考、獨立行動、獨立生活的能力。學⽣時代,他有機會進入了安徽省⼀所本地專業學校,並在畢業之後成為一名技術⼯人。

青年學者時代

1976年,是中華人⺠共和國歷史上的⼀個重要年頭。這⼀年年初,⺠眾對⽂革動亂乃至整個體制弊端所累積起的不滿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年的1⽉8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去世,這種不滿開始以悼念周總理理的名義宣洩,發展成為大規模的變相的示威行動。在這一年清明節,一批勇敢的年輕⼈人率先起事,在首都北京和南京高調祭奠周恩來,並⽤標語、⼤字報以及演講的形式,表達了對實行專制多年的⽑澤東的不滿。悼念活動後來演化成為聲勢浩⼤的百萬人參與的示威行動,⽽陳平,就是這一批勇敢青年的中的骨幹成員之一。

這個事件的結局,是當局出動武力將⼀場群眾運動鎮壓下去。但無論是⽑本⼈的聲譽,還是中華人⺠共和國體制的聲譽,都明顯遭遇到了空前的民意挑戰,⼤的歷史轉折已是勢不可擋。兩年後的1978年,中國進入了改革開放新時期,而陳平的青年時代,就是在後來十餘年的改⾰進程中度過的。他學生時代的學識在這個過程中升級,成為對社會問題的思考與研究。

這期間,他先是進入上海機械製造⼯藝研究所成為一名助理理工程師,隨後開始把目光投向更廣闊領域,先後進入上海科學研究所、上海科技經濟社會戰略研究中心、中國企業發展研究所等政府研究機構從事研究⼯作,並最終進入中信國際研究所 – 這是⼀家直接為當時的中國中央改革決策者提供意⾒與建議的高級智囊機構。

陳平這期間的研究工作,主要就是圍繞著改革開放的一系列專題展開,其中包括“新技術⾰命與中國的對策”、“建設歐亞大陸橋”、“設立特殊政策扶持下的高新技術開發區”、 “中國矽⼯工業設想”、“深圳經濟特區考察報告”以及“社會⽣態學的提出”等。這些設想和建議,有些已經融入中國近年來⾼速發展的社會實踐,還有也正在行的發展中(如“一帶一路”)窺見某些影子。

1984年,正值中國改革的⾼潮時分,⼀個聚集了當時全國青年精英的“全國中青年經濟科學⼯作者學術討論會”在浙江湖州莫干山召開,這之後更以“莫⼲山會議”聞名。陳平是這個大會華東小組的召集人,也是開放戰略組的副組長。陳平等人提出的深入改革的戰略性建議,得到當時主持改革的國家領導⼈的重視,⽽一批青年經濟學人也自此脫穎而出,在後來成為中國從學術思想發展到改革實踐前沿的棟樑。

上圖:1984年 莫⼲山會議合照

下圖:1980年 江蘇無錫太湖飯店中國第一屆科學政策大會

隨後發生的1989年天安門廣場“六·四”事件,標誌著中國改革的重大挫折,也再次改變了了陳平的人生軌跡。學⽣運動的被鎮壓和當時中央、地⽅各級改革者的被清除,促成他下決⼼辭去公職、⾃謀出路,以經濟獨立支持⾃己的思想獨立,並在更廣闊的社會地平線上審視歷史,度量發展。

這之後,還有⼀段戲劇性的⼈生插曲,就是在陳平開始離開政經研究開始經商之後,在蘇聯、東歐遊歷期間恰逢蘇東集團的社會大轉型。受到中國改革的影響,以及蘇聯改革的啟動加上對華約成員國的控制鬆綁,整個蘇東集團自1989年從波蘭開始,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民意推動下開始像多米諾骨牌陸續轉軌。到1991年7月,以華約組織的解散與美蘇兩國峰會宣告冷戰結束,這場“蘇東波”到達⾼峰。就在這一年8月19日,蘇共中的保守派策動部分軍人發動了政變,坦克車開上街,進入了莫斯科紅場。其時,陳平正在那裏,他在群眾的歡呼聲中跳上蘇軍坦克車,將一束玫瑰花插進坦克車的炮筒。最後,蘇軍在⺠意感召下退兵,政變失敗,蘇聯聯不久後也解體。陳平成了這個歷史時刻的見證者和當事人。

下圖:蘇聯解體歷史時刻的見證

成年商⼈時代

初始階段的積累時期,是財富人生的艱難門檻。陳平在1980年代末與1990年代初,先後在中國大陸、中緬邊界地區、前蘇聯聯和其後的俄羅斯、東歐諸國、聯邦德國和其後的德國、美國、香港,經商謀生,其業務涵蓋了從服裝批發、物料貿易、房地產、金融服務 以及高新科技產業等廣泛領域。進入新世紀後,陳平的商務關注也涉及了更多領域,諸如農業、電力、能源等領域,地理範圍也擴大到東南亞、⽇本和臺灣等地。

在上述業務發展中,最值得提及的有兩塊:⼀塊是資本運作、資產管理理,另一塊是媒體產業。前者包括了協助廠商業務重組、併購、上市退市與企業融資服務,後者包括了⼀系列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企業的創建與突破性嘗試。在前一領域,陳平取得不少傲人的業績,並因此積累起發展更多更大業務所需的資產。

近十幾年,陳平旗下的以媒體軟硬體技術系統與服務為主業的泰德時代科技集團曾經在遠程教育、電⼦圖書、網路遊戲、數據存儲與手機增值服務等前沿領域成為帶頭羊,惟惜因種種原因未竟全功;但他2005年起收購的陽光衛視與2011年8⽉創辦全媒體電⼦時刊《陽光時務》卻在全球華⼈世界引發了越來越大的反響。

《陽光時務》為香港⾸家全媒體電子時刊。它突破傳統媒體時空局限性,圖文聲像並茂,技術、內容、審美互輝,一時間在香港讀者中引發轟動效應,並一度帶動印刷版同名刊物的發行。陽光衛視如今更是華⼈世界至今⼀家獨立於官方體系與宗教系統之外唯⼀屹立不倒的的主流電視媒體。


上圖:陳平與《陽光時務》團隊

近幾年,陳平開始全力關注互聯網金融產業發展,並進場投入“陽光眾投”和“陽光雲”項⽬目,希望在這個方興未艾的領域取得⼤大的突破。這樣的發展也與他在觀念與思想的定型與升級緊密相關。在這裏簡要概述這種定型與升級,將會對他事業的發展有深入的瞭解。

思想的啟動與發展

陳平的思想發展可分為幾個階段,童年-少年時期的學習期,青年時期作為官方智囊的定向思考、學習期,以及成年經商之後的增廣視野、反思提升並系統展開的成熟時期。

啟動陳平思想展寬的,⾸先是經商活動給他帶來的空前的遊歷機會,這既包括了社會
上各色⼈等的廣泛交往,也包括了全世界範圍的遊歷親睹。這樣的生活給了回味、驗證過去所學理論的⼀個機會,更揭示出現有理論的缺憾乃至謬誤,激發人的更多批評反思與更高⼀層的理論重建。

最初將陳平從廣泛遊歷推到聚焦思考的,是他主導陽光衛視的《論衡》與《⼦夜》節目時,與300多位中國各路知識人、思想者的講談。節目中,廣泛的話題和多元化的觀點直接啟動了陳平思想的興奮點,他進⽽開始把節目中一個一個議題串聯起來,匯總成反思歷史、批評現實、建設未來的總體思路路。

2008年,正值世界性⾦融危機的潮頭和更大規模經濟-社會危機的前夜,陳平敏銳地觀察到並指出了,本次危機非同以往的資本主義週期性經濟危機,⽽是全球發展模式以及與之相應的價值觀和社會體系進入了了深陷的困境,換言之也就是以美國次貸危機肇始,這個實現了全球化的近現代工業文明,其增長模式走到了盡頭。

他進⼀步提出,這種日暮途窮的發展狀態下面,有兩個更深層的基本矛盾:⼀層是18世紀以降以社會達爾文主義為主軸的⻄方價值觀體系,導致社會主流文化在人與自然關係上走向歧途,並體現在⽣產方式與社會制度上;另一層是全球化了的世界體系,在分配機制上強者多得、強者恒強的經濟秩序,其弊端⾄至此畢現。由於環境、資源不能⽀持這樣的發展,科學技術也不及創造新的需求與消費,⼤大危機的爆發無可避免。

在這樣的大危機面前,陳平提出,⼈類社會亟需新的思想解放運動,打破既有的主流價值觀,尋求物質和精神滿⾜足的平衡,培育出新⽂化、新生活⽅式,並建設可持續的經濟增長模式與更理理想、更公平公正的民主普惠資本主義社會。他⼤膽預⾔並呼喚振興工業文明之後的一個新的文明形態,認為唯此人類方得以走出現有的深層危機。

知行合⼀:路徑與日程

認識到這一點,人們應當做什麼,應當怎樣做?陳平提出,儘管已處在危急之中,但人類社會還是可以看到未來發展的一個光明前景。他的一個重要觀察就是,互聯網的興起在技術上奠定了人類平等的決定性條件之一,它使得資訊對稱正在成為可能。在文明社會,對於每⼀個⼈在基本權利上的平等是普世價值的核心之一,發達國家都以此制定了嚴格的法律與法規。但技術條件限制下資訊的不平等(在⼯商業者,就是交易資訊的不平等),使得許多人都可能事實上遭遇到(交易)過程的不平等,並最終嚴重影響到(交易)結果的不平等。

這也就是說,⼈們雖然在制度層⾯、⽂化層面、法律層面、道德倫理層面可以建設相比較最好的社會制度,但依然難免出現巨大的社會不平等,⽽這個巨大的社會不平等也阻礙了歐美發達社會的良性發展。⽽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出現了過程當中條件的不平等或者說條件的不均衡而形成的。而這個條件的不均衡,往往是在制度和法律層⾯是很難去解決的。制度法律層面似乎想去調節它,往往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比如說把稅收作為調節, 有所得稅、累進所得稅,有遺產稅,有房地產稅…這些稅,尤其所得稅,都讓社會的發展付出了代價,導致另外一個不公平。

近年來,法國經濟學人⽪凱蒂所著《⼆十⼀世紀資本主義》再一次把資本所得與勞動所得的差異,作為分析社會不平等的主要考量,並把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危機歸因於這種不平等。他著作中闡述的這個觀點,在當前這場全球經濟危機的⼤環境下,引發了世界範圍的大討論。陳平指出,薪金收入與資本利得的差別不僅僅是金額量上的差別,而且是質的差別。交易成本成為工薪階層成為投資人的⾼門檻。他更進⼀步分析,正是資訊技術革命有可能降低乃至鏟平這道高⾨檻,使得每個有點餘錢的人,都可能邁過門檻做有意義的投資,並在資本的增值中獲利,成為一個投資人、⼀個資本家。

然⽽,⼀個更公平、更普惠、可持續發展的社會並不會伴隨著技術進步自動到來,需要人們尊重⽣而平等,踐⾏過程平等,平衡結果平等的一整套普世價值,並在具體的社會 生活中為經濟生活的⺠主化、特別是投資的民主化開闢道路。陳平以極大熱情關注著眾籌、眾投、與眾創領域微商環境的興起,他本⼈投入⼼血與資金,花了8年時間,打造出“陽光雲”和“陽光眾投”商業項目。這兩個項目的中⼼思想是:應用處於產業前沿的區塊鏈技術,打造出⼀個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去信任(Trustless)、集體維護(Collectively maintained)與可靠資料庫(Reliable Database)的商業⼤社區,在根本意義上顛覆現有的⼯商秩序與金融秩序,極大地推動經濟生活⺠主化,促成⼈類社會沿著更平等、更多元、更均衡、更有可持續性、更有希望的方向發展。

是的,踐行理想,從現在做起。在“陽光雲”和“陽光眾投”的推廣用語中,就有“我是⽤戶、我是雲”,“⼈人為我、我為⼈人”,“團結就是力量、互助才能共用”以及“投資民主,借貸自治”,“⼈人都可以成為資本家”這樣激動⼈心的口號。陳平相信,有技術的進步與價值觀的導向,有越來越多人的主動參與,隨著時間的推演,民主普恵資本主義體制會逐步走向成熟,⼈類社會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