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创办人陈平,是学者、企业家、自由独立媒体经营者、
独树一帜的投资人

集团创办人陈平,是学者、企业家、自由独立媒体经营者、独树一帜的投资人

早年曾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年轻经济智囊之一,参与1984年「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又称莫干山会议),借此推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下海经商,1992年于香港创办TIDETIME泰德时代集团,2005年泰德阳光集团取得阳光卫视股权,将阳光卫视转型为专做历史人文纪录片与深度谈话性节目的频道,2011年出版《阳光时务周刊》,坚持独立、真知、真相,发行半年,囊括亚洲出版协会四项奖项。

2009年开始投入研发阳光云,透过一个安全高效的分散式云储存架构,希望实现资讯平等、互助、自治,人人参与创造、个个提供服务的未来价值。这个去中心化存储、运算和通讯的网络,也是泰德阳光集团今天发展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的基础。

陈平董事长善于掌握宏观经济趋势,和发掘产业链式的大规模商业机会,是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驱动者。

区块链重新定义了生产关系,改变人与人的关系,体现了陈平董事长对于一个可持续发展社会的追求。泰德阳光集团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价值,致力于打造一个为个人提供服务,让权力和利益重新分配的经济模式和金融生态,实现最高的效率,最完美的公平。

陈平,他的⼈生轨迹与思想发展

如果试图回溯陈平过去六⼗年的⼈生,会发觉那是一台处处跌宕起伏、充满悲欢离合的长剧。这样丰富⼈⽣长剧的大背景,是因为他⾃己的⺟国-中国就在这过去的几十年间,经历了⼀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动荡、变⾰、经济发展、思想涌动与社会转型的大时代;⽽陈平的⼈生剧,从动荡的少年期,到成长上行的青年期,到走向社会、走向世界的成年期,几乎就是这个大时代的一个缩影。

陈平,他的⼈生轨迹与思想发展

如果试图回溯陈平过去六⼗年的⼈生,会发觉那是一台处处跌宕起伏、充满悲欢离合的长剧。这样丰富⼈⽣长剧的大背景,是因为他⾃己的⺟国-中国就在这过去的几十年间,经历了⼀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动荡、变⾰、经济发展、思想涌动与社会转型的大时代;⽽陈平的⼈生剧,从动荡的少年期,到成长上行的青年期,到走向社会、走向世界的成年期,几乎就是这个大时代的一个缩影。

童年 - 少年时代

陈平1955年出⽣于中国上海军队的大院中,⽗母既出⾝于近代中国的名⾨望族,⼜皆年少投⾝当时左翼⾰命的潮流,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然而陈平在童年时期就与如今被称为“红⼆代”的同龄人命运不同。出⽣后⼗个⽉大的时候,因身为军官的⽗亲被选派去前苏联列宁格勒军事科学院学习深造,他就离开了⼯作繁忙的⽗母亲、离开了⾃己的出生地,中国最大的工商业核⼼城市- 上海,由外公外婆带到长江中下游安徽省,一个历史悠久的商埠芜湖。

陈平就是在这座薰陶着徽商气氛的城市,饮着长江⽔长大。虽然中间曾数次回上海在母亲⾝身边⽣活五年左右,每年的寒暑假也回上海过,1969年至1970年还跟着母亲所服役的部队调防⾄古都⻄安生活⼀年多,但是1978年完全再回上海时,已是成年人了。陈平的少年时期恰逢中国“⽂革”最动荡、⿊暗、野蛮、残酷的岁月,由于曾经豪门家族背景、外公的资本家⾝身份、⽗亲留学苏联未归等原因,⼗几岁便倍受所谓“革命”的欺凌和倍尝⼈生之艰辛。同时因在芜湖为反抗“造反派”对外公外婆、包括⾃自已被标签为“苏修叛徒的狗崽子” 的无休止的批斗,12周岁、⼩小年纪也拉起了名号“少年⾶虎团”的一支同样标榜为造反派的队伍,自封为团长,率领⼀群少年加入了成人们的真⼑真枪的武斗之中,多次险些丢了性命。


陈平随⺟亲姓氏,⼀定程度上确实继承着的是安徽怀颠覆传统中国、塑造近现代中国的陈氏家族的文脉,外公既是江南士族、书香门第,也是这徽商族中的⼯商⼤户的⼀员。外公除专营大米⽣意外,并成功进入上海,开设如今上海日化集团的前身“上海油脂公司”。陈平的⺟亲在当时被广泛认同是代表着进步事业的共产党的中国⾰命所感召,在上海读书的学⽣时代即加入其中,所幸有⼤资本家⽗亲的资讯优势,躲过了国民党撤退前的屠杀,之后更完成学业成为一名解放军军医。在那政权更替之际,陈平的外公由于对国⺠党腐败的失望,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留在上海,当然没有几年就在内心深处知道⾃己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错误选择,故于“公私合营”中主动捐献了⾃已的财产,隐退回芜湖,去国营公司当个拿微薄工资的会计。在芜湖,⽗亲留学苏联前运去外公家的丰富的藏书,以及外公的言传⾝教、⾄今那铭刻他外公心中,常脱⼝⽽出的“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富贵不淫” ,什么“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丧志”,塑造了了陈平恒守的价值,成就了少年乃⾄青年陈平的人格修养、⼈文素养、思想文化的底蕴:读书,是他晨起强身、街市闯荡、中流击⽔之余最大的嗜好,他夜读的习惯正是在那时渐渐养成;逾今近50年,陈平对于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持之以恒的追求,也源于彼时段彼情形。


陈平父亲姓张,其家世不仅仅是读书人,据其父亲回忆更是清末民初⼯商历史不可忽缺之族,籍贯江苏南通,爷爷是⺠国时⼀名律师— 在当时是伴随着⻄方法制体系引进中国后新兴的、颇有社会地位的⼀项稀缺职业。 ⽗亲则是因全家亡于日军轰炸,12岁孤身⼀人跟随着淞沪抗战逃难⼈流在安徽天长县参加了新四军,并在随后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知识型年轻军官。 1955年,陈平父亲被选派到苏联留学深造。这本来预示的,是全家再次团圆后的一个美满画图,然⽽共产主义运动时局的变迁改写了家庭与个人的原有图景。在中苏公开决裂之前,1960年陈平的父亲在留学列宁格勒军事科学院期间,因于军事科学领域做出大大贡献,惊动苏共最高层做出“设法留住阻其回中国”的决定,并动用国家机器采取了一系列软硬兼施的措施,最终导致陈平的⽗亲1961年年夏于列宁格勒上⾞经莫斯科转⾞过程中消失,没有如期返回中国(再次返国探亲已是33年之后),并成为中苏重大外交事件。这个大变故,6岁的陈平在假装睡着的过程中,通过数个⼩小时含着淚偷听母亲和外公外婆的倾诉而得知,⼀直相互隐瞒到⺟亲在“⽂革”再婚才互相告知。这样的早年⼈生经历,使陈平很早就培养起独立思考、独立行动、独立生活的能力。学⽣时代,他有机会进入了安徽省⼀所本地专业学校,并在毕业之后成为一名技术⼯人。

青年学者时代

1976年,是中华人⺠共和国历史上的⼀个重要年头。这⼀年年初,⺠众对⽂革动乱乃至整个体制弊端所累积起的不满到达了一个臨界点。这⼀年的1⽉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來去世,这种不满开始以悼念周总理理的名义宣泄,发展成为大规模的变相的示威行动。在这一年清明节,一批勇敢的年轻⼈人率先起事,在首都北京和南京高调祭奠周恩來,并⽤标语、⼤字报以及演讲的形式,表达了对实行专制多年的⽑泽东的不满。悼念活动后来演化成为声势浩⼤的百万人參与的示威行动,⽽陈平,就是这一批勇敢青年的中的骨干成员之一。

这个事件的结局,是当局出动武力将⼀场群众运动镇压下去。但无论是⽑本⼈的声誉,还是中华人⺠共和国体制的声誉,都明显遭遇到了空前的民意挑战,⼤的历史转折已是势不可挡。两年后的1978年,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而陈平的青年时代,就是在后来十余年的改⾰进程中度过的。他学生时代的学识在这个过程中升级,成为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与研究。

这期间,他先是进入上海机械制造⼯艺研究所成为一名助理理工程师,随后开始把目光投向更广阔领域,先后进入上海科学研究所、上海科技经济社会战略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等政府研究机构从事研究⼯作,并最终进入中信国际研究所- 这是⼀家直接为当时的中国中央改革决策者提供意⾒与建议的高级智囊机构。

陈平这期间的研究工作,主要就是围绕着改革开放的一系列专题展开,其中包括“新技术⾰命与中国的对策”、“建设欧亚大陆桥”、“设立特殊政策扶持下的高新技术开发区”、 “中国矽⼯工业设想”、“深圳经济特区考察报告”以及“社会⽣态学的提出”等。这些设想和建议,有些已经融入中国近年來⾼速发展的社会实践,还有也正在行的发展中(如“一带一路”)窥見某些影子。

1984年,正值中国改革的⾼潮时分,⼀个聚集了当时全国青年精英的“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作者学术讨论会”在浙江湖州莫干山召开,这之后更以“莫⼲山会议”闻名。陈平是这个大会华东小组的召集人,也是开放战略组的副组长。陈平等人提出的深入改革的战略性建议,得到当时主持改革的国家领导⼈的重视,⽽一批青年经济学人也自此脱颖而出,在后來成为中国从学术思想发展到改革实践前沿的栋梁。

上圖:1984年 莫⼲山会议合照
下圖:1980年 江苏无锡太湖饭店中国第一届科学政策大会

随后发生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标志着中国改革的重大挫折,也再次改变了了陈平的人生轨迹。学⽣运动的被镇压和当时中央、地⽅各级改革者的被清除,促成他下决⼼辞去公职、⾃谋出路,以经济独立支持⾃己的思想独立,并在更广阔的社会地平线上审视历史,度量发展。

这之后,还有⼀段戏剧性的⼈生插曲,就是在陈平开始离开政经研究开始经商之后,在苏聯、东欧游历期间恰逢苏东集团的社会大转型。受到中国改革的影响,以及苏联改革的启动加上对华约成员国的控制松绑,整个苏东集团自1989年从波蘭开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民意推动下开始像多米诺骨牌陆续转轨。到1991年7月,以华约组织的解散与美苏兩国峰会宣告冷战结束,这场“苏东波”到达⾼峰。就在这一年8月19日,苏共中的保守派策动部分军人发动了政变,坦克车开上街,进入了莫斯科红场。其时,陈平正在那里,他在群众的欢呼声中跳上苏军坦克車,将一束玫瑰花插进坦克車的炮筒。最后,苏军在⺠意感召下退兵,政变失败,苏联聯不久后也解体。陈平成了这个历史时刻的見证者和当事人。

下图:苏聯解体历史时刻的見证

成年商⼈时代

初始阶段的积累时期,是财富人生的艰难门槛。陈平在1980年代末与1990年代初,先后在中国大陆、中缅边界地区、前苏联聯和其后的俄罗斯、东欧诸国、联邦德国和其后的德国、美国、香港,经商谋生,其业务涵盖了从服装批发、物料贸易、房地产、金融服务以及高新科技产业等广泛领域。进入新世纪后,陈平的商务关注也涉及了更多领域,诸如农业、电力、能源等领域,地理范围也扩大到东南亚、⽇本和台湾等地。

在上述业务发展中,最值得提及的有兩块:⼀块是资本运作、资产管理理,另一块是媒体产业。前者包括了协助厂商业务重组、并购、上市退市与企业融资服务,后者包括了⼀系列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企业的创建与突破性尝试。在前一领域,陈平取得不少傲人的业绩,并因此积累起发展更多更大业务所需的资产。

近十几年,陈平旗下的以媒体软硬体技术系统与服务为主业的泰德时代科技集团曾经在远程教育、电⼦图书、网路游戏、数据存储与手机增值服务等前沿领域成为带头羊,惟惜因种种原因未竟全功;但他2005年起收购的阳光卫视与2011年8⽉创办全媒体电⼦时刊《阳光时务》却在全球华⼈世界引发了越來越大的反响。

《阳光时务》为香港⾸家全媒体电子时刊。它突破传统媒体时空局限性,图文声像并茂,技术、内容、审美互辉,一时间在香港读者中引发轰动效应,并一度带动印刷版同名刊物的发行。阳光卫视如今更是华⼈世界至今⼀家独立于官方体系与宗教系统之外唯⼀屹立不倒的的主流电视媒体。


上图:陈平与《阳光时务》团队

近几年,陈平开始全力关注互聯网金融产业发展,并进场投入“阳光众投”和“阳光云”项⽬目,希望在这个方兴未艾的领域取得⼤大的突破。这样的发展也与他在观念与思想的定型与升级紧密相关。在这里简要概述这种定型与升级,将会对他事业的发展有深入的了解。

思想的启动与发展

陈平的思想发展可分为几个阶段,童年-少年时期的学习期,青年时期作为官方智囊的定向思考、学习期,以及成年经商之后的增广视野、反思提升并系统展开的成熟时期。

启动陈平思想展宽的,⾸先是经商活动给他带來的空前的游历机会,这既包括了社会
上各色⼈等的广泛交往,也包括了全世界范围的游历亲睹。这样的生活给了回味、验证过去所学理论的⼀个机会,更揭示出现有理论的缺憾乃至谬误,激发人的更多批评反思与更高⼀层的理论重建。

最初将陈平从广泛游历推到聚焦思考的,是他主导阳光卫视的《论衡》与《⼦夜》节目时,与300多位中国各路知识人、思想者的讲谈。节目中,广泛的话题和多元化的观点直接启动了陈平思想的兴奋点,他进⽽开始把节目中一个一个议题串聯起来,汇总成反思历史、批评现实、建设未来的总体思路路。

2008年,正值世界性⾦融危机的潮头和更大规模经济-社会危机的前夜,陈平敏锐地观察到并指出了,本次危机非同以往的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是全球发展模式以及与之相应的价值观和社会体系进入了了深陷的困境,换言之也就是以美国次贷危机肇始,这个实现了全球化的近现代工业文明,其增长模式走到了尽头。

他进⼀步提出,这种日暮途穷的发展状态下面,有兩个更深层的基本矛盾:⼀层是18世纪以降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主轴的⻄方价值观体系,导致社会主流文化在人与自然关系上走向歧途,并体现在⽣产方式与社会制度上;另一层是全球化了的世界体系,在分配机制上强者多得、强者恒强的经济秩序,其弊端⾄至此毕现。由于环境、资源不能⽀持这样的发展,科学技术也不及创造新的需求与消费,⼤大危机的爆发无可避免。

在这样的大危机面前,陈平提出,⼈类社会亟需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打破既有的主流价值观,寻求物质和精神满⾜足的平衡,培育出新⽂化、新生活⽅式,并建设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与更理理想、更公平公正的民主普惠资本主义社会。他⼤胆预⾔并呼唤振兴工业文明之后的一个新的文明形态,认为唯此人类方得以走出现有的深层危机。

知行合⼀:路径与日程

认识到这一点,人们应当做什么,应当怎样做?陈平提出,尽管已处在危急之中,但人类社会还是可以看到未來发展的一个光明前景。他的一个重要观察就是,互聯网的兴起在技术上奠定了人类平等的决定性条件之一,它使得资讯对称正在成为可能。在文明社会,对于每⼀个⼈在基本权利上的平等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一,发达国家都以此制定了严格的法律与法规。但技术条件限制下资讯的不平等(在⼯商业者,就是交易资讯的不平等),使得许多人都可能事实上遭遇到(交易)过程的不平等,并最终严重影响到(交易)结果的不平等。

这也就是说,⼈们虽然在制度层⾯、⽂化层面、法律层面、道德倫理层面可以建设相比较最好的社会制度,但依然难免出现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这个巨大的社会不平等也阻碍了欧美发达社会的良性发展。 ⽽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出现了过程当中条件的不平等或者说条件的不均衡而形成的。而这个条件的不均衡,往往是在制度和法律层⾯是很难去解决的。制度法律层面似乎想去调节它,往往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说把税收作为调节, 有所得税、累进所得税,有遗产税,有房地产税…这些税,尤其所得税,都让社会的发展付出了代价,导致另外一个不公平。

近年來,法国经济学人⽪凯蒂所著《⼆十⼀世纪资本主义》再一次把资本所得与劳动所得的差異,作为分析社会不平等的主要考量,并把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危机归因于这种不平等。他著作中阐述的这个观点,在当前这场全球经济危机的⼤环境下,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大讨论。陈平指出,薪金收入与资本利得的差别不仅仅是金额量上的差别,而且是质的差别。交易成本成为工薪阶层成为投资人的⾼门槛。他更进⼀步分析,正是资讯技术革命有可能降低乃至铲平这道高⾨槛,使得每个有点余钱的人,都可能迈过门槛做有意义的投资,并在资本的增值中获利,成为一个投资人、⼀个资本家。

然⽽,⼀个更公平、更普惠、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并不会伴随着技术进步自动到來,需要人们尊重⽣而平等,践⾏过程平等,平衡结果平等的一整套普世价值,并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为经济生活的⺠主化、特别是投资的民主化开辟道路。陈平以极大热情关注着众筹、众投、与众创领域微商环境的兴起,他本⼈投入⼼血与资金,花了8年时间,打造出“阳光云”和“阳光众投”商业项目。这两个项目的中⼼思想是:应用处于产业前沿的区块链技术,打造出⼀个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去信任(Trustless)、集体维护(Collectively maintained)与可靠资料库(Reliable Database )的商业⼤社区,在根本意义上颠覆现有的⼯商秩序与金融秩序,极大地推动经济生活⺠主化,促成⼈类社会沿着更平等、更多元、更均衡、更有可持续性、更有希望的方向发展。

是的,践行理想,从现在做起。在“阳光云”和“阳光众投”的推广用语中,就有“我是⽤户、我是云”,“⼈人为我、我为⼈人”,“团结就是力量、互助才能共用”以及“投资民主,借贷自治”,“⼈人都可以成为资本家”这样激动⼈心的口号。陈平相信,有技术的进步与价值观的导向,有越来越多人的主动參与,随着时间的推演,民主普恵资本主义体制会逐步走向成熟,⼈类社会也有一个美好的未來。

童年 - 少年时代

陈平1955年出⽣于中国上海军队的大院中,⽗母既出⾝于近代中国的名⾨望族,⼜皆年少投⾝当时左翼⾰命的潮流,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然而陈平在童年时期就与如今被称为“红⼆代”的同龄人命运不同。出⽣后⼗个⽉大的时候,因身为军官的⽗亲被选派去前苏联列宁格勒军事科学院学习深造,他就离开了⼯作繁忙的⽗母亲,离开了⾃己的出生地,中国最大的工商业核⼼城市 – 上海,由外公外婆带到长江中下游安徽省,一个历史悠久的商埠芜湖。</ span>

陈平就是在这座薰陶着徽商气氛的城市,饮着长江⽔长大。虽然中间曾数次回上海在母亲⾝身边⽣活五年左右,每年的寒暑假也回上海过,1969年至1970年年还跟着母亲所服役的部队调防⾄古都⻄安生活⼀年多,但是1978年年完全再回上海时,已是成年人了。陈平的少年时期恰逢中国“⽂革”最动荡,⿊暗,野蛮,残酷的岁月,由于曾经豪门家族背景,外公的资本家⾝身份,⽗亲留学苏联未归等原因,⼗几岁便倍受所谓“革命”的欺凌和倍尝⼈生之艰辛。同时因在芜湖为反抗“造反派”对外公外婆,包括⾃自已被标签为“苏修叛徒的狗崽子“的无休止的批斗,12周岁,⼩小年纪也拉起了名号”少年⾶虎团“的一支同样标榜为造反派的队伍,自封为团长,率领⼀群少年加入了成人们的真⼑真枪的斗之中,多次险些丢了性命。</跨度>

陈平随⺟亲姓氏,⼀定程度上确实继承着的是安徽怀颠覆传统中国,塑造近现代
中国的陈氏家族的文脉,外公既是江南士族,书香门第,也是这徽商族中的⼯商⼤户的⼀员。外公除专营大米⽣意外,并成功进入上海,开设如今上海日化集团的前身“上海油脂公司”。陈平的⺟亲在当时被广泛认同是代表着进步事业的共产党的中国⾰命所感召,在上海读书的学⽣时代即加入其中,所幸有⼤资本家⽗亲的资讯优势,躲过了国民党撤退前的屠杀,之后更完成学业成为一名解放军军医。在那政权更替之际,陈平的外公由于对国⺠党腐败的失望,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留在上海,当然没有几年就在内心深处知道⾃己做出了不可挽回的错误选择,故于“公私合营”中主动捐献了⾃已的财产,隐退回芜湖,去国营公司当个拿微薄工资的会计。在芜湖,⽗亲留学苏联前运去外公家的丰富的藏书,以及外公的言传⾝教,⾄今那铭刻他外公心中,脱⼝⽽出的“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富贵不淫”,什么“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丧志”,塑造了了陈平恒守的价值,成就了少年乃⾄青年陈平的人格修养, ⼈文素养,思想文化的底蕴:读书,是他晨起强身,街市闯荡,中流击⽔之余最大的嗜好,他夜读的习惯正是在那时渐渐养成;逾今近50年,陈平对于自由,平等,民主,公正的持之以恒的追求,也源于彼时段彼情形。</跨度>

陈平父亲姓张,其家世不仅仅是读书人,据其父亲回忆更是清末民初⼯商历史不可忽缺之族,籍贯江苏南通,爷爷是⺠国时⼀的名律师 – 在当时是伴随着⻄方法制体系引进中国后新兴的,颇有社会地位的丶项稀缺职业。⽗亲则是因全家亡于日军轰炸,12岁孤身⼀人跟随着淞沪抗战逃难⼈流在安徽天长县参加了新四军,并在随后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知识型年轻军官。1955年,陈平父亲被选派到苏联留学深造。这本来预示的,是全家再次团圆后的一个美满画图,然⽽共产主义运动时局的变迁改写了家庭与个人的原有图景。在中苏公开决裂之前, 1960年年陈平的父亲在留学列宁格勒军事科学院期间,因于军事科学领域做出大大贡献,惊动苏共最高层做出“设法留住阻其回中国”的决定,并用国家机器采取了一系列软硬兼施的措施,最终导致陈平的⽗亲1961年年夏于列宁格勒上⾞经莫斯科转⾞过程中消失,没有如期返回中国(再次返国探亲已是33年之后) ,并成为中苏重大外交事件。这个大变故,6岁的陈平在假装睡着的过程中,通过数个⼩小时含着泪偷听母亲和外公外婆的倾诉而得知,⼀直相互隐瞒到⺟亲在“⽂革”再婚才互相告知。这样的早年⼈生经历,使陈平很早就培养起独立思考,独立行动,独立生活的能力。学⽣时代,他有机会进入了安徽省⼀所本地专业学校,并在毕业之后成为一名技术⼯人。</ span>

青年学者时代

1976年,是中华人⺠共和国历史上的⼀个重要年头。这囧年年初,⺠众对⽂革动乱乃至整个体制弊端所累积起的不满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这⼀年的1⽉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去世,这种不满开始以悼念周总理理的名义宣泄,发展成为大规模的变相的示威行动。在这一年清明节,一批勇敢的年轻⼈人率先起事,在首都北京和南京高调祭奠周恩来,并⽤标语,⼤字报以及演讲的形式,表达了对实行专制多年的⽑泽东的不满。悼念活动后来演化成为声势浩⼤的百万人参与的示威行动,⽽陈平,就是这一批勇敢青年的中的骨干成员之一。

这个事件的结局,是当局出动武力将⼀场群众运动镇压下去。但无论是⽑本⼈的声誉,还是中华人⺠共和国体制的声誉,都明显遭遇到了空前的民意挑战,⼤的历史转折已是势不可挡。两年后的1978年年,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而陈平的青年时代,就是在后来十余年的改⾰进程中度过的。他学生时代的学识在这个过程中升级,成为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与研究。

这期间,他先是进入上海机械制造⼯艺研究所成为一名助理理工程师,随后开始把目光投向更广阔领域,先后进入上海科学研究所,上海科技经济社会战略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等政府研究机构从事研究⼯作,并最终进入中信国际研究所 – 这是リ家直接为当时的中国中央改革决策者提供意⾒与建议的高级智囊机构。

陈平这期间的研究工作,主要就是围绕着改革开放的一系列专题展开,其中包括“新技术⾰命与中国的对策”,“建设欧亚大陆桥”,“设立特殊政策扶持下的高新技术开发区”,“中国矽⼯工业设想”,“深圳经济特区考察报告”以及“社会⽣态学的提出”等。这些设想和建议,有些已经融入中国近年来⾼速发展的社会实践,还有也正在行的发展中(如‘一带一路’)窥见某些影子。

1984年,正值中国改革的啼潮时分,⼀个聚集了当时全国青年精英的“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作者学术讨论会”在浙江湖州莫干山召开,这之后更以“莫⼲山会议”闻名。陈平是这个大会华东小组的召集人,也是开放战略组的副组长。陈平等人提出的深入改革的战略性建议,得到当时主持改革的国家领导⼈的重视,⽽一批青年经济学人也自此脱颖而出,在后来成为中国从学术思想发展到改革实践前沿的栋梁。

上图:1984年莫⼲山会议合照
下图:1980年江苏无锡太湖饭店中国第一届科学政策大会

随后发生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六·四”事件,标志着中国改革的重大挫折,也再次改变了了陈平的人生轨迹。学⽣运动的被镇压和当时中央,地⽅各级改革者的被清除,促成他下决⼼辞去公职,⾃谋出路,以经济独立支持⾃己的思想独立,并在更广阔的社会地平线上审视历史,度量发展。

这之后,还有⼀段戏剧性的⼈生插曲,就是在陈平开始离开政经研究开始经商之后,在苏联,东欧游历期间恰逢苏东集团的社会大转型。受到中国改革的影响,以及苏联改革的启动加上对华约成员国的控制松绑,整个苏东集团自1989年从波兰开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民意推动下开始像多米诺骨牌陆续转轨。到1991年7月,以华约组织的解散与美苏两国峰会宣告冷战结束,这场“苏东波”到达⾼峰。就在这一年8月19日,苏共中的保守派策动部分军人发动了政变,坦克车开上街,进入了莫斯科红场。其时,陈平正在那里,他在群众的欢呼声中跳上苏军坦克车,将一束玫瑰花插进坦克车的炮筒。最后,苏军在⺠意感召下退兵,政变失败,苏联联不久后也解体。陈平成了这个历史时刻的见证者和事人

下图:苏联解体历史时刻的见证

成年商⼈时代

初始阶段的积累时期,是财富人生的艰难门槛。陈平在1980年代末与1990年代初,先后在中国大陆,中缅边界地区,前苏联联和其后的俄罗斯,东欧诸国,联邦德国和其 后的德国,美国,香港,经商谋生,其业务涵盖了从服装批发,物料贸易,房地产,金融服务以及高新科技产业等广泛领域。进入新世纪后,陈平的商务关注也涉及了更多领域,诸如农业,电力,能源等领域,地理范围也扩大到东南亚,⽇本和台湾等地。

在上述业务发展中,最值得提及的有两块:⼀块是资本运作,资产管理理,另一块是媒体产业前者包括了协助厂商业务重组,并购,上市退市与企业融资服务,后者包括了⼀系列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企业的创建与突破性尝试。在前一领域,陈平取得不少傲人的业绩,并因此积累起发展更多更大业务所需的资产。

近十几年,陈平旗下的以媒体软硬体技术系统与服务为主业的泰德时代科技集团曾经在远程教育,电⼦图书,网路游戏,数据存储与手机增值服务等前沿领域成为带头羊,惟惜因种种原因未竟全功,但他2005年起收购的阳光卫视与2011年8⽉创办全媒体电⼦时刊“阳光时务”却在全球华⼈世界引发了越来越大的反响。

《阳光时务》为香港⾸家全媒体电子时刊。它突破传统媒体时空局限性,图文声像并茂,技术,内容,审美互辉,一时间在香港读者中引发轰动效应,并一度带动印刷版同名刊物的发行。阳光卫视如今更是华⼈世界至今⼀家独立于官方体系与宗教系统之外唯⼀屹立不倒的的主流电视媒体。


上图:陈平与“阳光时务”团队

近几年,陈平开始全力关注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并进场投入“阳光众投”和“阳光云”项⽬目,希望在这个方兴未艾的领域取得⼤大的突破。这样的发展也与他在观念与思想的定型与升级紧密相关。在这里简要概述这种定型与升级,将会对他事业的发展有深入的了解。

思想的启动与发展

陈平的思想发展可分为几个阶段,童年 – 少年时期的学习期,青年时期作为官方智囊的定向思考,学习期,以及成年经商之后的增广视野,反思提升并系统展开的成熟时期。

启动陈平思想展宽的,⾸先是经商活动给他带来的空前的游历机会,这既包括了社会
上各色⼈等的广泛交往,也包括了全世界范围的游历亲睹。这样的生活给了回味,验证过去所学理论的⼀个机会,更揭示出现有理论的缺憾乃至谬误,激发人的更多批评反思与更高⼀层的理论重建。

最初将陈平从广泛游历推到聚焦思考的,是他主导阳光卫视的“论衡”与“⼦夜”节目时,与300多位中国各路知识人,思想者的讲谈。节目中,广泛的话题和多元化的观点直接启动了陈平思想的兴奋点,他进⽽开始把节目中一个一个议题串联起来,汇总成反思历史,批评现实,建设未来的总体思路路。

2008年,正值世界性⾦融危机的潮头和更大规模经济 – 社会危机的前夜,陈平敏锐地观察到并指出了,本次危机非同以往的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是全球发展模式以及与之相应的价值观和社会体系进入了了深陷的困境,换言之也就是以美国次贷危机肇始,这个实现了全球化的近现代工业文明,其增长模式走到了尽头。

他进⼀步提出,这种日暮途穷的发展状态下面,有两个更深层的基本矛盾:⼀层是18世纪以降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主轴的⻄方价值观体系,导致社会主流文化在人与自然关系上走向歧途,并体现在⽣产方式与社会制度上;另一层是全球化了的世界体系,在分配机制上强者多得,强者恒强的经济秩序,其弊端⾄至此毕现由于环境,资源不能⽀持这样的发展,科学技术也不及创造新的需求与消费,⼤大危机的爆发无可避免。

在这样的大危机面前,陈平提出,⼈类社会亟需新的思想解放运动,打破既有的主流价值观,寻求物质和精神满⾜足的平衡,培育出新⽂化,新生活⽅式,并建设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与更理理想,更公平公正的民主普惠资本主义社会。他⼤胆预⾔并呼唤振兴工业文明之后的一个新的文明形态,认为唯此人类方得以走出现有的深层危机。

知行合⼀:路径与日程

认识到这一点,人们应当做什么,应当怎样做?陈平提出,尽管已处在危急之中,但人类社会还是可以看到未来发展的一个光明前景。他的一个重要观察就是,互联网的兴起在技术上奠定了人类平等的决定性条件之一,它使得资讯对称正在成为可能。在文明社会,对于每⼀个⼈在基本权利上的平等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一,发达国家都以此制定了严格的法律与法规。但技术条件限制下资讯的不平等(在⼯商业者,就是交易资讯的不平等),使得许多人都可能事实上遭遇到(交易)过程的不平等,并最终严重影响到(交易)结果的不平等。

这也就是说,⼈们虽然在制度层⾯,⽂化层面,法律层面,道德伦理层面可以建设相比较最好的社会制度,但依然难免出现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这个巨大的社会不平等也阻碍了欧美发达社会的良性发展。⽽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出现了过程当中条件的不平等或者说条件的不均衡而形成的。而这个条件的不均衡,往往是在制度和法律 层Ÿ是很难去解决的。制度法律层面似乎想去调节它,往往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说把税收作为调节,有所得税,累进所得税,有遗产税,有房地产税…这些税,尤其所得税,都让社会的发展付出了代价,导致另外一个不公平。

近年来,法国经济学人⽪凯蒂所著“⼆十⼀世纪资本主义”再一次把资本所得与劳动所得的差异,作为分析社会不平等的主要考量,并把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危机归因于这种不平等。他著作中阐述的这个观点,在当前这场全球经济危机的⼤环境下,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大讨论。陈平指出,薪金收入与资本利得的差别不仅仅是金额量上的差别,而且是质的差别。交易成本成为工薪阶层成为投资人的⾼门槛。他更进⼀步分析,正是资讯技术革命有可能降低乃至铲平这道高⾨槛,使得每个有点余钱的人,都可能迈过门槛做有意义的投资,并在资本的增值中获利,成为一个投资人,⼀个资本家。

然⽽,⼀个更公平,更普惠,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并不会伴随着技术进步自动到来,需要人们尊重⽣而平等,践⾏过程平等,平衡结果平等的一整套普世价值,并 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为经济生活的⺠主化,特别是投资的民主化开辟道路。陈平以极大热情关注着众筹,众投,与众创领域微商环境的兴起,他本⼈投入⼼血与资金,花了8年时间,打造出“阳光云”和“阳光众投”商业项目这两个项目的中⼼思想是:应用处于产业前沿的区块链技术,打造出⼀个去 中心化(Decentralized),去信任(Trustless),集体维护(Collectively maintain)与可靠资料库(Reliable Database)的商业⼤社区,在根本意义上颠覆现有的⼯商秩序与金融秩序,极大地推动经济生活⺠主化,促成⼈类社会沿着更平等,更多元,更均衡,更有可持续性,更有希望的方向发展。

是的,践行理想,从现在做起。在“阳光云”和“阳光众投”的推广用语中,就有“我是⽤户,我是云”,“⼈人为我,我为⼈人“,‘团结就是力量,互助才能共用’以及‘投资民主,借贷自治’,‘⼈人都可以成为资本家’这样激动⼈心的口号。陈平相信,有技术的进步与价值观的导向,有越来越多人的主动参与,随着时间的推演,民主普恵资本主义体制会逐步走向成熟,⼈类社会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